传奇-最克火箭的男人!选秀夜与父亲无奈

  他是开拓者的内线支柱,他是马刺的水土不服,他是大前锋中的投手,他是喜欢扎内线的“软蛋”。《他说》第37期——拉马库斯-阿尔德里奇。

  我叫拉马库斯-纳雷——阿尔德里奇,1985年7月19日,我出生于德克萨斯州的达拉斯市。我出生时身长56厘米,体重5公斤,但是没人对此感到惊讶,因为我的母亲乔治娅身高6尺2寸(1.88米),我的父亲马文身高6尺6寸(1.98米)。

  我小时候就是橄榄球迷,对篮球没有兴趣。我最喜欢的球队就是家乡的达拉斯牛仔队,他们当时拥有全盛时期的特洛伊-艾克曼、迈克尔-欧文和艾米特-史密斯,他们几乎年年都是超级碗的有力竞争者。

  虽然我喜欢橄榄球,但是我们全家都更喜欢篮球,我老爸马文是他高中校队的传奇人物,而我的哥哥,比我大6岁的拉文特也成为了高中的明星球员。我虽然个子很高,但是球技很差,没有能进入校队,直到四年级我才第一次加入了一支篮球队,在选拔赛中,我是最后一个被选中的。对于我来说,在儿时,篮球带给我的多半是耻辱,而不是荣耀。

  我的父亲马文曾是个出色的球员,但是我记忆中,他非常喜欢酗酒,我们家很穷,有时候会因为没钱交电费而停电。我爸爸对我们的关心也不多,在十多岁的时候,我妈妈把我爸爸赶出了。

  我爸爸留给我的就是一套DNA了,而我的哥哥,拉文特则教给我了很多篮球技巧。我的身高一直很高,但是我缺乏协调能力,技术也不好。拉文特跟我强调了基本功的重要性,他告诉我,篮球是一项需要判断和敏捷的运动,是一种智力游戏。

  很快,我成为了一个好学生——无论是在课堂上,还是在球场上。八年级时,我已经涨到6尺7寸(2.01米)了,我的技术提升了,自信也提升了。2000年,我进入西格维尔高中,我的跑动能力和脚步都很好,而且我的勾手也很出色,当然,我最好的还是跳投。在防守方面,我也有很好的技术。

  高二时,我终于在学校里成为头号明星了。但是在当时的,所有高中生的噩梦是另一个男孩,他叫克里斯-波什。他是林肯高中的高三学生。在我们的首次交锋中,我在波什面前砍下了20分11篮板,波什的数据没有我漂亮,但是他的球队轻松取胜了。虽然赛后我的同学们对我的表现感到很兴奋,但是我个人并不满意,我开始狂看波什的,希望在下次对决中击败他。

  为了对付波什,我开始调整自己的比赛方式,我针对波什专门闭关了一种头部假动作。在我们第二次较量中,我又砍下了26分15篮板7封盖。从此,人们开始将我和波什放在一个层面上观察。我的主教练罗伯特-阿伦一手带出了我,而他也是波什的启蒙教练。他很熟悉我们两个,他说我和波什的技术很像,但是我骨架更大,所以我会更有肌肉,更加强壮。

  2001-02年我高二时,场均22分12篮板9盖帽;高三,我场均27分13.4篮板4封盖,已经是4高中联赛的得分王和篮板王了。我的命中率也达到了66%。我还入选了美国青年队,参加了在法国举办的八国邀请赛。2002-03赛季,我继续成长,场均得到28.9分,率领学校拿到第10区4高中联赛冠军,在全国锦标赛中,我们杀进四强。我成为麦当劳全美高中最佳球员。同时,我学习非常好,成为美国荣誉学生协会(NHS)的一员,我还是达拉斯学校区域年度员。

  很多球探都把我视为全美20名球员之一,这是包括大学球员的。而且很多人预测,如果我加入NBA,将会在乐透区被选中。既然是这样,为什么不参加选秀呢?我宣布参加NBA选秀。

  可是,在我刚刚宣布参选不久,我的背部出现了应力性骨折,这个伤不妨碍我的成长,但是很多NBA球队对此担心,我的选秀身价掉到了第二轮,既然这样,我就不选了呗。我撤销了参选通知,并告诉大学,我来了。

  进入德克萨斯大学,我的表现不错,只用了5场比赛就获得了先发,但是打了16场球,我的左臀部就受伤了,赛季报销。因为无法使用下肢,我只能不断锻炼上肢力量,并改善了自己的投篮手型。

  2005-06赛季,我的苦练没白费,当我回到赛场时,我场均能得到15.9分9.2篮板,命中率57.9%,我和队友P.J。-塔克成为BIG 12区最强的篮板组合。我唯一的缺点是进攻性太强,所以有时会犯规太多。最终,我在大二时拿下了BIG 12区最佳防守球员,而且率队杀进了精英八强,但是最终输给了易斯安那州大。

  大二结束,我宣布参加NBA选秀,我的队友-吉布森和塔克也都参选了。我认为我会在三四位被选中,我是当年参选的球员中唯一纯正的大前锋。最终,猛龙选中了安德里亚-巴尼亚尼,公牛则用榜眼签选中了我,但是我还没有意识到自己是公牛球员了,就被开拓者用泰鲁斯-托马斯和维克多-卡亚帕换了过去。

  我想和家人一起庆祝我进入了NBA,我邀请父亲马文来参加我的选秀晚会。我对他只有一个条件,那就是保持,不要醉醺醺地来。但是,马文没有做到这一点。从那以后,我们再没有见过。对我来说,那是一个欢乐的夜晚,但那也是一个痛苦的夜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