低调的他有上海足球人的腔调

  黄坚雄有着细腻的一面,他时刻关注着队员们的文化课成绩,会为受伤的队员尽可能地安排最好的治疗,甚至连球队助威团的食宿他也会亲自去关心。冠军教练黄坚雄是一个有故事的人。在黄坚雄的身上,有着上海足球人低调为人、踏实做事的品质。

  从2009年正式建队到2017年问鼎天津全运,黄坚雄和姑娘们已经共同度过了整整八年的时光。他常说,“根宝是十年磨一剑,而我是八年磨一剑。”在这八年中,他们共同经历过称霸全国联赛和锦标赛的辉煌,也过主力队员因为受伤而未能征战全运赛场的遗憾。说起手下的这些,黄坚雄的语气中透露着自豪和慈爱,“她们真的就像是我的女儿一样。”

  训练场上的黄坚雄是严格的,他对于每一位队员的每一次跑位都有着细致的要求,一旦有队员出现差错,他便会上前进行纠正和指导,有时候在语气方面也难免会有一些激烈,但谁都明白,这是爱之深责之切的表现。“从年龄上讲,我和这些孩子肯定有代沟,从感情上来说,我把她们当成我自己的孩子一样来指导。有的时候要求严格一些,对她们的未来肯定会有好处。”黄坚雄的话简单而真诚。

  其实黄坚雄为队员们所做的,已经超出了一个主帅的范畴。在全运会结束之后,有10名上海U18女足的队员通过高考进入上海体育学院,而其中不少人的文化课成绩,都是被黄坚雄“盯”出来的。“青年队夺冠之后,并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到职业队,作为教练,我总是希望他们能有个好的未来,不管是继续踢球还是从事别的行业,都能够把人生走好。毕竟她们把自己的青春都奉献给了绿茵场,我们总该为她们做点事情。”

  黄坚雄从未因为训练耽误过球员们的学习。为了让球员参加考试,黄坚雄还放弃了一些比赛的成绩。这位冠军教练也希望,未来能够有更多高校为女足球员敞开大门,“我们的队员踢球和读书都很努力,但毕竟和一般的孩子比,文化课还是差了一点,今年我们有10人通过特招进了体育学院,希望以后能有更多高校能为女足的队员提供特招,让她们有更广阔的人生选择。”

  8月18日,在天津全运会U18女足决赛中,上海U18女足凭借闫颖颖的制胜进球击败广东队,成功站上最高领台。加上全运会之前已经拿到的全国联赛、全国锦标赛和青运会冠军,他们是一支不折不扣的“王者之师”。黄坚雄也对记者直言:“我们这支队伍备战的时候,就是奔着冠军去的!”

  早在2009年,黄坚雄便开始负责这支上海女足的日常训练和比赛,在完成了一系列的前期准备工作之后,这支队伍于2014年正式进入东方绿洲训练,开始为天津全运会做准备。“对于青年女足而言,全运会是最高级别的比赛,它不像成年组可以打好几届,我们这个年龄段其实只有这么一次机会。我们上海队最后还是赢在了心态和团结上。”

  说到团结,不能不提到黄坚雄对整支队伍意志品质的打造。年轻队员在面对全运会这种重要比赛时难免出现紧张情绪,主教练如何为球队减压就成了关键。“我一直告诉她们,我们是同年龄段里最强的,这种强不仅体现在技战术,更要体现在意志方面。”

  黄坚雄透露,他平常跟队员所说的最多的词就是团队,“我们都在同一条战线上,大家每个人为团队多付出一点,多跑一点,我们的优势就能体现出来了,而且一旦球员们把所有精力都专注于比赛,也就不会感到紧张了。”上海U18女足最终的成功夺冠,也是对黄坚雄良苦用心的最好回报。“我认为这届全运会上,上海足球能够囊括所有金牌,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因为我们有这个实力,而且我们也的确是同年龄段里做得最好的!”

  全运会决赛颁仪式后,上海U18女足的全体队员都把金牌挂在了黄坚雄的脖子上,她们知道这位在青年女足深耕多年的教练为了这个冠军付出了多少。有意思的是,黄坚雄在走下赛场之后的第一件事也是把金牌挂在女儿的脖子上。“没有家人的鼎力支持,我不可能拿到这个冠军。”

  黄坚雄在这8年里因为忙于队伍的训练和比赛,回家的次数并不多,但家人依然给予了他最大的支持。“今年全运会的时候正好孩子放暑假,她妈妈就带着她一起来了天津,既给我们球队加油,也解除了我的后顾之忧,让我能够心投入到赛事中。”

  妻子刘玉萍在足球圈内的名气,要比黄坚雄响得多。刘玉萍原是上海女足中场大将,国脚,与孙雯一样,她也是马良行一手培养起来的爱将,拿过两届全运会的金牌。黄坚雄的女儿黄梓宜13岁,就读于足球重点中学梅陇中学,是校队一员。前不久,球队受挪威首相之邀参加了挪威国际足球赛夺得冠军,梓宜还用英语与首相做了交流。

  说起妻儿,黄坚雄的语气中充满了感激,“看到他们在看台上为我助威,真的很。下了赛场之后,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全运会的金牌挂在女儿的脖子上。”这位冠军教练反复强调,每一名成功的教练背后都少不了家人的支持,“虽然看起来是我拿了这块金牌,但其中有一大半是属于我的太太和孩子的。”

  中国的女足赛事一直处于乏人问津的尴尬境地,青年女足更是处于“被遗忘的角落”。谈到这个问题时,黄坚雄也有些无奈,“现在的女足都是从下往上看,只有高级别的队伍出了成绩,才能吸引更多人投入进来。”这样的情况不仅让女足选材呈现困难,甚至连教练人数也出现了下降。

  “我现在最担心的是将来青少年球队教练员的缺失。”黄坚雄的语气变得有些沉重,“老教练都接近退休了,但是新的教练还没有很好地充实进来。”黄坚雄坦承,最大的瓶颈还是女足市场化不足带来的待遇差别。“相比于男足青年队,女足青年队的教练都属于编制内的人员,并没有完全市场化,待遇的差别还是比较大的。”这名冠军教练坦言,女足教伍的培养和建设急需得到更多方面的关注,“而现在的情况还是比较让人担心的。”

  除了教伍亟待补充,青年女足队员的情况也不容乐观,“现在上海女足的后备人才比我刚建队的时候多了,当时是40多个人,最后我们选了30个女孩子。现在情况已经好了很多,但显然还有很大的空间。”黄坚雄补充道,“我们女足球员的待遇也比较低,关注度也不高,这对女足的发展显然是不利的。”这位扎根女足多年的教练语重心长地表示,“现在我们需要想办法吸引更多的女孩子绿茵场,这样上海女足才能够保持优势,长盛不衰。”